首页 >偷香高手 >第1519章 左膀右臂

第1519章 左膀右臂

“敢问是何人自首?”萧峰皱眉问道。

“驸马都尉萧霞抹,萧半和与耶律齐这两个乱臣贼子,亏朕那么信任他们,竟然裹挟朕身边最亲近的人,当真是其心可诛!”耶律洪基一巴掌将名贵的茶杯拍碎,震怒异常。

听到耶律洪基的话,萧峰与萧匹敌顿时无话可说,两人对他的性格都很了解,听到他此时语气中的森然之意,明白再劝下去多半会引火烧身,引来大祸。

宋青书此时也从赵敏口中知道了事态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控制,不禁皱眉道:“到了这个地步,还真是麻烦了。”

赵敏轻笑一声:“其实这件事表面上麻烦,实际上对你却是个机会。”

“此话怎讲?”宋青书疑惑道。

赵敏负手而立,淡淡地说道:“我们这些草原上兴起的王朝不同于你们汉人王朝,什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样的鬼话我们是不信的,你们汉人王朝的权力都来自皇帝,自然没反抗能力,但我们这些国家的权力往往来自自身部族,一个偌大的部族里,往往有不少忠于首领的战士,耶律齐身为辽国的诸行宫都部署,年纪轻轻而身居高位,麾下再怎么也有上千的私兵,又岂会眼睁睁看着他被冤杀?”

宋青书一怔:“那为什么说这对我是机会?”

赵敏解释道:“如今金蛇营如日中天,只可惜金蛇营那些头领大多是山大王起家,打家劫舍还行,攻城略地争霸天下就上不了台面了。现在你麾下除了一堆女人,没几个能独当一面的手下,耶律齐此人是年轻一代难得的人才,不仅文武双全,关键是难得的谦谦君子,若是能收服他的话,可以说是多了一个左膀右臂。”

“耶律齐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宋青书和赵敏聊天的时候下意识没有提到宋青书、张无忌等人,毕竟他们都是逆天的存在,实力足以与武林中上一代的巨擘谈笑风生,很难将他们和年轻一代归结到一起,“不过他为人素来忠义,又怎么会投靠金蛇营?”

“正常情况下当然不可能,不过这次的事情却是个大好机会,”赵敏答道,“如果他们造反的罪名坐实,不仅耶律齐难逃一死,而且他的家族也难逃厄运,草原上这些皇帝杀起人来可毫不手软,考虑到周围满清、金国是契丹人宿敌,我们蒙古如今主力正在西征,未必愿意为了他得罪辽国这个盟友,西夏又太远,这个时候如果你对他们伸出橄榄枝,他们十有八-九都会同意。”

赵敏顿了顿笑道:“毕竟金蛇营是他们如今最好的选择了,更何况如今金蛇营控制的地盘、实力不仅不弱于辽国,甚至还隐隐在其之上,他们没理由不选你。”

宋青书眉毛一动:“原本我以为金蛇营有些上不得台面呢,没想到郡主都这样看好,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你也不必妄自菲薄,”赵敏回头望着他,“这两年天下间声势最隆的就属金蛇营了,能与天下列国争雄,天下间谁还敢把你们当成山匪流寇?”

听到她的话,宋青书也不禁豪气丛生:“那我就试试看能不能收服耶律齐吧!”

不过宋青书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与耶律齐之前打过几次照面,虽然算不上什么交情深厚的朋友,但也是平等论交,现在变成我的下属,他未必能习惯这种转变。”

“放心吧,劝降耶律齐的事情交给我了。”赵敏脸颊上闪过自信的光彩。

欣赏着眼前女子无与伦比的风采,宋青书忽然似笑非笑地说道:“从蒙古的利益出发,郡主不该劝降耶律齐到蒙古么?为何会劝他带人投降金蛇营?”

赵敏哼了一声:“蒙古如今与辽国正在同盟的蜜月期,如果收纳了他,不啻公然给耶律洪基难堪,到时候反而因小失大。”

“真是这样么?”宋青书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赵敏蹙着眉头道:“不然呢?话说你怎么笑得这么诡异?”

宋青书嘿嘿笑了:“我还以为是郡主在给自己准备嫁妆呢。”说完就运起轻功往外面跑去。

赵敏一张白皙如玉的脸蛋儿瞬间涨红了:“你这个混蛋!”

不过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身影,一肚子怒火最后不知不觉烟消云散,反而噗嗤一下笑出声来,眼神也柔和无比,站在那里愈发的娇艳动人。

且说宋青书从赵敏那里出来后,正好撞见从南院大王府回来的夏青青:“小娘子,是什么事情这么闷闷不乐啊?”

夏青青被吓了一跳,待看清是他方才松了口气,轻抚.胸-脯答道:“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又碰到什么不长眼的纨绔子弟了呢。”

“看你满脸寒霜的模样,哪个纨绔子弟敢来调-戏你,还不得被扔到河里喂鱼?”宋青书取笑道。

夏青青脸色一红:“我有那么可怕么~”

宋青书笑了笑,夏青青在自己面前虽然温柔可人,可骨子里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妖女,当年马总督的公子也就是调戏了一下她,结果就枉送了性命。

“宋大哥,我刚刚见了萧大王,萧大王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很热情地接待了我,听明白了我的来意,他表示此次回京也是为此事而来,即刻动身面圣,可惜耶律洪基已经铁了心要杀了他们,现在该怎么办啊。”夏青青一脸担忧地说道,在她看来,堂堂的南院大王出马都不管用,除非出现奇迹,不然袁承志他们死定了。

“案情最新进展我已经知道了,放心吧,我还有其他方法救人的。”宋青书安慰她道。

夏青青眼前一亮:“什么办法?”

“此时还没到说的时候,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因为赵敏劝降耶律齐的事情还没成功,宋青书也不敢打包票,免得夏青青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两人回到浣衣院据点后,宋青书吩咐浣衣院的密探找来上京城附近的地形图,因为这些是军事机密,不可能有完整的地图,他只能一边看地图,一边询问潜伏在上京城多年的密探相关的信息,自己在脑海里勾勒出一个大致的草图。

夏青青与冰雪儿也在一旁帮他整理东去金蛇营一路上的关隘城池信息,不知不觉几个时辰就过去了。

忽然外面有人传信过来,宋青书看了纸条后,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起身对两女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出去一下。”

接着换了套衣服,一路打听来到了一处极为热闹的楼院,看着牌匾上“倚红楼”三个字,门口站着的莺莺燕燕,还有空气中浓浓的脂粉味,哪会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一脸古怪地走了进去,找到纸条中指示的包厢,宋青书推门进去,看到了女扮男装的赵敏正在那里一边饮酒,一边悠闲地听着一个花魁弹琴。

宋青书咳嗽一声显示自己到来:“你这小日子倒是过得悠闲。”他虽然是武林中有名的美男子,早年还有玉面孟尝之称,可也不得不承认赵敏男装扮相论俊俏远在自己之上,他也只能用男子气概这类虚无缥缈的东西聊以自-慰了。

赵敏挥了挥手示意那花魁退下,这才叹了一口气:“堂堂京城最大的青楼最红的花魁,琴技却只算得上马马虎虎,可见一斑辽国果然已经日暮西山了。”

“逛个青楼还逛出个忧国忧民的情操来了,”宋青书面色古怪,“不过这姑娘的琴技的确远远比不上郡主。”

顿了顿他玩味地说道:“如果郡主下海的话,保证能成为天下第一花魁。”

赵敏白了他一眼,不过并没有动怒:“可惜你永远看不到这一天。”

宋青书也意识到这个笑话有些冷,只好岔开话题:“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这由不得他不警醒,毕竟他所在是浣衣院的秘密据点,居然还是被赵敏找到了!

赵敏淡淡说道:“以你在金国的势力,多半就是呆在浣衣院那边,而浣衣院在上京城的秘密据点,大概有哪些我也清楚,大不了每个地方都派人送信,总有一个能找到你。”

宋青书眉头暗皱,一个特务机构居然被另一个特务机构了如指掌,这是何等的可怕,看来这一年的政局动荡导致浣衣院的军务有些废弛,完颜萍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国内,帮助姐姐歌璧上面,对其他国家这些据点实在有些疏于管理。

“这次之所以找你来,是因为耶律齐需要见你一面才放心。”赵敏话音刚落,外面已经响起了敲门声。

“说曹操曹操就到。”赵敏轻笑一声,示意手下去开门,很快两个裹着斗篷的人走了进来,关上门后方才掀开斗篷露出了真容,其中之一器宇轩昂自然就是耶律齐了,另一人则是须发斑白的老者,最醒目的是那重重的眼袋,不过宋青书不会将他当做一般的老者,因为根据之前的情报,大致也猜得出他的身份耶律齐的父亲——耶律楚材!

看到宋青书的时候,耶律齐不禁苦笑起来:“之前郡主说起齐王在上京城,我还有些不信,阁下真是将整个上京城的人都瞒住了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