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梭诸天 >第六百零二章 邀月宫主之楚阳的杀机

第六百零二章 邀月宫主之楚阳的杀机

大楚皇城。

“那些人还在闹腾?”

诸葛孔明笑问。

“就怕他们不闹腾!”宋缺接话,“那些家族,骨子里高高在上,看不起百姓,真希望他们联合一起发动叛变,然后好一网打尽,还世间一个朗朗乾坤!”

“没有那么多傻子!”诸葛孔明挥了挥羽扇,“真武宗和小雷音寺是什么态度?”

“真武宗态度鲜明,愿意遵守皇朝一切律法!”

宋缺答道。

也不难理解,张真人向来闲云野鹤,修道全真,对于俗事听之任之,参悟太极天道,再加上当初受楚阳恩惠,自然不会闹腾。

“至于小雷音寺,至今还没有答复!”

宋缺神色稍微凝重。

“日期到了,若是还不尊皇朝律令,就灭了!”

诸葛孔明一挥羽扇,覆灭一切。

宋缺点头。

青云门中。

“大楚已经一统,你也将宗派搬回去吧!”

楚阳搂住陆雪琪道。

“当初的青云门,可是天下正道魁首,可大楚却是律法至上,若是搬回去,你说,我该怎么才好?”

陆雪琪偎依楚阳胸前,细语询问。

“律法至上!”

“我就知道!只是青云门会不会灭了道统?”

“你要的只是传承,而不是其它,这与遵守律法并不冲突!”

“好吧!”

陆雪琪最终点头。

又呆了几天,等青云门开始搬迁时,楚阳腾空而去,他来到了北荒深渊一侧。

“是时候解决蚩尤了!”

楚阳望着下方的深渊,心中暗道。

看天下诸多强者,他最忌惮的莫过于蚩尤了。

这一位的传说太多,然而每一个传说,都是绝世大魔,强横的可怕。若是给对方留太多的时间,将来想要镇压,定然困难重重。

至于收服蚩尤?他从没有想过。

化作一道流光,落向了深渊。

很快他便来到了底部。

这里漆黑一片,没有任何活物,也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楚阳没有停下,进入岩石中,继续下潜,一直达到千丈深时才停了下来。

“若有若无的黑暗气息,所谓的冥域入口,定然在这里!”

楚阳以心念梳理,很快就找到了入口。

“飘荡世间的万古流波境,在天道法音降临后不久就融入此地,化为冥域,怎么有种地狱冥府的感觉?”

思量片刻,他来到了入口处。

在这里,有一层极为强大的隔膜,非天人强者难以打破,却难不住他,直接悄无声息的融入进去。

这是一片灰暗的世界,放眼天下,除了荒凉,就是死寂,几乎没有什么生灵。

阴煞之气汇聚之所,已经诞生了阴魂。

在一座山峰上,有一座寒冰宫殿,冰冷的气息,渗入骨髓。

这一日,有一个王座降临而来,悬停冰宫之上。

在王座之上,端坐着一人,周身散发出森冷的气息,他俯视冰宫,微微一笑,一掌拍了下去。

“大胆!”

冰宫之中,传出了一声娇喝,凌空而起,抵挡手掌,却被一掌拍下,冰宫粉碎。

“你是谁?”

两位清冷之极的女子狼狈的逃离而去,悬停另一侧,看向王座,怒声道。

至于冰宫中的奴仆,已经尽数被拍死。

“我乃雪北寒!”白衣男子笑道,“专为你们两个而来!”

“雪北寒?没听说过?为何要毁我宫殿?”

看起来稍微年长的女子喝问。

她眉宇之间,已经酝酿出一场风暴。

“我听说这方小天地有两位绝世女子,不但倾国倾城,而且冷绝无双,正好我缺两位侍女,你们也符合我的要求,就来赐你们荣幸!邀月,怜星,还不跪拜?”

雪北寒高傲道。。

“想收我们为侍女?还是荣幸?”邀月一怔,不禁狂笑,“黄口小儿,找死!”

她双掌一晃,直取雪北寒。

苍白绝艳的脸上,露出狠辣无情之色。

啪……!

雪北寒一掌将她扇飞出去。

“姐姐!”

怜星大惊,飞身而起,将邀月接住。

再看这位邀月宫主,左脸之上,有一个巴掌印记,血红一片,嘴角流淌着鲜血。

“我正好缺两个端茶倒水的侍女,能选中你们,是你们的荣幸,别不知好歹!”

雪北寒冷漠道。

邀月一把将怜星推开,她摸了摸脸上的伤痕,眼睛一眯,露出狰狞之色,“你竟敢打我脸?”

“我要你死!”

她本极为好听的声音,可在这一刻,却如夜枭一般。

话落人已经扑了过去。

“虽勉强能入我眼,却不知好歹,既然如此,留你何用?”雪北寒一掌将邀月拍飞出去,血洒长空。他却意外道,“竟然能挡住我一掌?”

“姐姐……!”

怜星却悲呼。

“你呢?”

雪北寒打手一抓,将怜星擒了过来,禁锢身前,深寒询问,“也要拒绝我?”

同时,他也将邀月抓了过来,禁锢身子,跪在了面前。

邀月气息虚弱到了极致,却没有一点惧意,依然露出狰狞之色,两眼血红,恨不得吞了对方。

“杀了他!”

她沙哑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杀意。

怜星一颤。

“好硬的心肠,好冷的性子,嘿,虽有让人调教的**,却不是好侍女,我也没有那个闲心!既然不臣服,那就毁灭!”

雪北寒再次抬起了手掌。

“你若杀不了我,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还有你所有的亲人,我会让他们受尽世间的一切折磨!”

邀月凄厉道。

“找死!”

雪北寒暴怒,可不等他手掌落下,就心中一寒,闪身飞了处去。

砰……!

他的王座被一掌拍飞出去,跌落千里开外,砸碎了一座山峰,却没有损毁。

“是谁?”

雪北寒扭过头来,喝问道。

“女子如水,要善加怜惜,何况是这样两位绝色倾城的美人儿,你竟然要杀了,真是暴殄天物,不会欣赏美!”

楚阳踏空而来,扫了一眼邀月和怜星,露出异色,就看向了雪北寒,“虽是天人九重之境,可你的积累,就是当初的血海老祖恐怕都不是对手!”

“血海老祖?就他一个污浊的血虫,也敢号称‘血魔老祖’?”雪北寒冷哼道,“你是谁?修为之强,比蚩尤还恐怖!”

“哦,世间强者,除了老泥头,火麒麟,还有那头鲲鹏之外,就是大楚的几位了,你应该是楚阳吧!”雪北寒念头一转,便已猜道,“我虽还没有离开冥域,却也知道外间的事情。只是对于你的来历,我很好奇,告诉我,你是怎么得到仙器的?不,应该是怎么将仙器带来的?”

楚阳瞳孔一缩,心念电转,感觉到了不对劲:“很难吗?”

“进入幻想中的世界,根本无法带来超越世界的力量,这虽是隐秘中的隐秘,可对你我而言,却不难知道!”雪北寒深吸一口气,两眼火热道,“告诉我,你怎么做到的?只要你告诉我,这方世界的机缘,我就不和你争抢,全部让给你!”

“就凭你,还想和我争抢机缘?”

楚阳不屑道。

雪北寒沉默,一咬牙道:“我虽没有仙器,却有足够的力量将你轰杀!我们都是至强血脉,没有矛盾,何必兵峰相见?只要你告诉我是怎么带仙器下来的,我就将这里的造化尽数让给你,我的诚意足够了!要知道,一旦这方世界晋级,化虚为实,大道造化,会有无穷无量的好处,能为我等铸就深厚的根基。对你我而言,还有比这更珍贵的吗?”

“你说的有几分道理!”

楚阳假装思索,可心中,却疯狂的转动着念头。

幻想世界?

不能带来超越世界的力量?

隐秘中的隐秘?

至强血脉?

化虚为实,世界晋级,大道造化?

“他应该来自仙界,怎么会进入这里?大荒界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楚阳深深的思考,却不得而解。

这时,邀月狰狞喊道:“楚阳是吧,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你为什么想要杀他?”

楚阳定了定神,怪异道。

“他敢打我的脸,我要他死、死、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他死!”

邀月神经质一般的怒喝。

“可我为什么要杀他?”

楚阳嘴角抽搐。

只是挨了一巴掌,至于吗?

可想到邀月扭曲的性格,似乎,也并不难理解。

“你想要什么?”

邀月明亮的眸子中,尽是疯狂之色。

“你立下誓言,若是我杀了他,你们姐妹,臣服我,可好?”

楚阳笑眯眯道。

说罢之后,他就看向了雪北寒,对于这位,他的杀心前所未有的炽烈。特别是刚才对方所言,让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拿下,弄清楚其中的隐秘。

“好,我立誓!”

邀月没有思考,直接说道。

“你答应了?”

楚阳惊愕。

“大道在上,若是楚阳杀了雪北寒,我姐妹永世臣服,若有违背,天诛地灭。若是你杀不了他,你就永世为我们之奴!”

邀月发誓。

楚阳却听的浑身难受。

“这个疯女人……!”雪北寒冷冷一笑道,“楚阳,我先杀了她,然后你我再商量商量如何?”

“好啊!”

楚阳应了一声,腾空扑去,就是五行轮回拳。

“为了一个疯子,你真要杀我?”

雪北寒惊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