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放开那个女巫 >第九百一十六章 再入腹地

第九百一十六章 再入腹地

「……以前我也和你一样,」缄默片刻后,帕莎忽然开口道,「每次有伙伴出征时,我都会守在城门前。联合会还在那里修建了一座高塔,用来给大家休息,若有队伍回来也能立刻知道。」

“你是说塔其拉吗?”提莉问。

「没错,不过几年后除了卫戍军,就很少有人去那里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她没有回答,心中却已猜到了那个答案。

「因为最后得到的总是失望和哀痛。」帕莎将触须搭上她的肩膀,「女巫之间的认同超越了血脉,是魔力把我们连接在一起,无论是普通战斗女巫还是圣佑军成员,只要相处上一阵子,大多都会变得情同手足。但这样的关系也让高塔中充满了负面情绪,特别是好不容易等到回归日,却只看到运回来的一具具尸体。等到外围防线被一步步压缩,再也没有人需要出征时,联合会下令拆除了那座高塔。」

“你想说等待是没有必要的么?”

「恰恰相反,我想说的是不要对等待心生抵触,这证明你还没有真正体验过失去的感觉。」帕莎的语气缓慢而柔和,「我也希望你们永远没有变成像我这样的一天——淡漠地将牺牲视作常事。」

我并非没有失去过,不管是离开王宫还是远赴沉睡岛,我都做出过许多决定,其中不少关乎得失,甚至是放弃一部分同类……只要能走在正确的方向上,我并不会有太多迟疑。可有些人不同,总有那么一两个特殊之人,会让我心烦意乱。提莉握了握手中的电光魔石戒指——如果是她的话,完全可以轻易做到交替控制两颗魔石,但换成灰烬,连飞行都只能直上直下,因此这枚戒指便留在了她手中。

但她没有将这些想法说出来,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谢谢。”

「不客气,我去查看下绝境防线的挖掘进度,大殿入口处就有休息室,想睡的话虽时都可以去。」

“我明白了。”

帕莎按原路离开后,提莉忽然感到掌心中一凉。

她摊开手,只见戒指固定魔石的一角不知何时剥离开来,刺入了她的皮肤中,在上面留下了一滴细小的血珠。

……

“今天都第五天了,为什么还没看到遗迹的影子?”莲嘟囔道,“天天憋在地下,我都快发霉了。”

“我哪知道,反正你往哪边打洞,我就往哪边走,”一名扎着满头麻花辫的姑娘耸耸肩,朝空中抛出一块肉干,接着张开嘴——只见肉干闪过一道蓝光后瞬间消失不见,而她的腮帮却鼓了起来,“嗯……无冬城的生活果然名不虚传,就连干粮都能做得如此美味。”

“打、打洞?你把我当鼹鼠了吗!”

“大同小异啦。”

“那个……你还是省点吃比较好,”伊菲叹了口气,“回去的时候我可不想饿肚子。”

“哼,我也不想听血牙会女巫的说教,”对方把头一偏,“听说你们曾打过提莉殿下的主意,要是我的话别说肉干了,连麦饼都不给你们吃。”

伊菲顿时翻了个白眼。

“够了,”灰烬无奈地出声道,“加入血牙会并不是她们的过错,这话若是让提莉听到,肯定又要教训你了。”

“呃……好罢。”直到搬出五王女,她才老实下来。

又是一个精力过省的家伙,灰烬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位看打扮就知道不省心的女巫正是轨迹,可她偏偏是此次行动不可或缺的角色。

轨迹的能力十分不可思议,在未成年前,她就能用魔力创造出连接两个地点的无形通道,该通道无法用肉眼看到,并且没有距离——换句话说,她可以瞬间从一个地点抵达另一个地点,若两者之间相隔着门、墙一类的阻隔物,轨迹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只要不中断能力,通道便会一直存在。

不过魔力的限制范围依然存在,两地长度最多无法超过二十步,如果以她自身为起点,这个距离则会缩短到十步。

而成年后,轨迹觉醒的分支能力「魔力印记」使得通道的实用性和运用范围大幅提升——通过赋予印记,她可以令其他人看到并使用通道。没有印记的人即使知道通道在哪,也无法阻止她的自由移动。

当然,该能力也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例如赋予印记后让敌人进入通道,趁着对方还未完全跨过之时解除能力,那么得到的便是分别出现在两地的半截身体了。

依靠莲和轨迹相互配合,在地下开拓出一条神不知、鬼不觉的断桥式通道,正是提莉制定的方案。即使敌人能发现一处地洞,也无法通过它来定位女巫的位置。等到魔鬼意识到这样的洞穴还有许多时,她们早已远遁数里之外,因此理论上来讲是个绝对安全的计划。

一行人行动的路线是从迷藏森林出发,以爱葛莎的石塔为原点,朝着东北方向前进。好处是靠近无冬城一侧的森林已完全被叶子掌控,不用担心混合种邪兽的威胁。

然而实际操作起来,灰烬却发现了一个棘手的麻烦,演练时几百丈的距离几乎不会产生偏差,但拉长数十倍后,她们已很难再确认自己的位置。尽管每天晚上都会通过星辰来修正方向,可到底对不对,谁心里都没底。

“要不再查查洛嘉带回来的地图?”莲望向灰烬,“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一两个标志性地点,只要能确定位置,便可知道遗迹离我们究竟还有多远。”

灰烬点点头,心里却没抱多大的希望。

上面画着的那些鸟窝、蜂巢和熊穴,真是用来指路的?恐怕也只有闪电和麦茜能根据地图找到正确方向。

“嘘!”伊菲忽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三人立刻安静下来。

很快,她们听到头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步履数很乱,证明至少有四到五人。考虑到混合种邪兽很少集群行动,声音源头极有可能来自魔鬼的巡逻队。

不一会儿,脚步便离她们远去,显然敌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藏在地下的玄机。

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二次。

大概是狼女的袭击让它们增加了警戒人数。

直到声音完全消失,伊菲才松了口气,“这至少证明我们大方向没错。”

“问题是看不到城市遗迹,就没法准确放置光幕,”莲摇摇头,“如果要让幻象仪器起到警戒作用,光幕应该在遗迹西南方五到六里地的位置。如此一来,只要有恐兽飞往西境一带,就都能被塔其拉女巫看到。”

灰烬思索了片刻后决定道,“今天再走一晚好了,明天黄昏时,我飞上去观察塔其拉遗迹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