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食供应商 >第七百五十八章 失传的菜品

第七百五十八章 失传的菜品

这次比较奇怪,按照柳章前面事无巨细的解说,他应该会让袁州进去看他如何制作肝生,但他却没有。

反而让袁州和乌海在小院子里等待。

“这柳师傅倒是个有意思的人。”乌海看着满院子的调味料,饶有兴趣的说道。

“是个大师。”袁州道。

“确实,挺不藏私的。”乌海点头赞同:“这点我做不到。”

就好像仰头画世界,这种画风,目前很多画家来找乌海交流,但乌海也做不到一点不私藏的告诉陌生人,也是把不到。

是的,从这一路上柳章给袁州介绍的从分辨到买羊肝的事情来说,柳章确实是个大师。

肝生的做法其实并不难,袁州就知道好几种。

比如一种彝族用来待客的肝生。

不过这种将羊肝和水芭蕉剁碎,撒上花椒面和精盐拌匀,花椒面要适当多一些,腌制二十分钟后,将煮熟的猪血、猪肚、小肠切碎与其拌匀之后就可以食用。

由此还演变了许多的肝生,有猪肝、鸡肝、鸭肝,甚至牛肝也是可以的,但这种肝生先前都是需要把猪肝都煮熟的。

虽然叫肝生但却是吃的熟的,别说系统不认为这是肝生,甚至判定不是冷菜,就是袁州也觉得和他想象的肝生完全不同。

“好期待柳大师的肝生。”乌海已经饥渴难耐了。

“是很期待。”袁州点头。

“既然期待,那就开动,先说好,我可没备别的菜。”柳章端着一个盘子,走了出来,一脸笑容的道。

“有肝生就好。”乌海很是自觉的道。

“麻烦柳师傅了。”袁州站起身,准备接过盘子。

“不用,我这还有题目要考你。”柳章让过袁州的手,然后道。

“柳师傅尽管问。”袁州道。

这一年袁州的厨艺提升是全方面的,是以袁州还真不怕柳章的问题。

“先吃,吃了我再问。”柳章放下盘子,然后道。

“好。”袁州点头。

接着,柳章再次从屋里拿出了三双筷子。

小桌上,很是简陋,就一个纯白的盘子,加三双竹筷,三人围桌而坐,等着柳章发话开吃。

桌上的羊肝生确实是生的,这点袁州一看就知道了,只是这羊肝很是奇怪,它被切成了条状。

细细薄薄的一条,乍一看甚至像是墨红玫瑰一般,颜色艳丽而漂亮,说它像玫瑰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这羊肝生散发的味道就有些玫瑰的味道。

馥郁而喷香,隐隐还带着一种极其辛辣的味道。

“好香。”乌海耿直的说道。

“确实,像是玫瑰的香味,就隐藏在辣味之下。”袁州肯定的说道。

“吃吧,吃了就知道。”柳章拿起筷子,伸手示意。

“那柳师傅我就不客气了。”乌海是最不讲究的,拿起筷子就开吃。

而袁州则是等柳章夹了一筷子后,他才动手夹肝生。

袁州很是仔细,一次只夹起一丝。

薄细的墨红肝生被暗绿的筷子夹着,两者的颜色碰撞让视觉效果看起来很是不错。

加上香味的勾引,袁州很快放进嘴里开吃。

按理说羊肝是很腥的,何况是生的羊肝,那简直不能入口,但自从柳章端上来,到夹到面前,袁州都没闻到膻味。

这让袁州惊奇的同时又很是期待。

而肝生一入口,袁州就惊讶了。

“唔,细腻、绵软、辣味激发了羊肝的鲜味,微微的酸味让它本身的甜味更加明显,居然还有轻微苦味,原来是苦味中和了膻味。”袁州边吃边在心里快速的想道。

吃完嘴里的,袁州再次夹起一筷子,这次他夹的是底下的肝生,因为这里的肝生明显带着汤汁。

这是各种调料淋过肝生后沉到底部的,这次的味道又有不同。

“酸辣的感觉更加明显,但是羊肝本身的鲜美,细腻没有上面的口感清晰。”袁州暗暗品鉴。

“等等,不是初开始有玫瑰的味道吗?玫瑰味去哪里了?”袁州皱眉思索起来。

就在这时候,嘴里的肝生也完全咽下,这时候嘴里停留的应该就是酸辣,或者肝生的味道,但袁州却明显的感觉到一股幽幽的玫瑰味道。

就在袁州冥思苦想的时候,乌海却吃的很是欢乐。

“好吃,想不到生的羊肝味道也这么好。”乌海嘴里念叨。

一个羊肝本来就不大,哪怕柳章并没怎么动筷子,但也在乌海风卷残云般的吃法下,很快见底了。

“差不多吃完了,袁老板你觉得这味道如何?”柳章笑眯眯的问道。

“非常好吃。”袁州点头。

“我特意没邀请你观察做菜的过程,但我想你肯定能吃出来了吧。”柳章一脸笃定。

柳章是听骑车的老头说起过袁州的,应该说老头在这里吃羊肝生的时候,除了听柳章说,剩下的都是老头再讲袁州。

在老头的嘴里,袁州就是个传奇,手艺高超,声名远播,是以柳章对袁州还是很好奇的。

这才有了柳章这个问题。

“是的,我很是佩服您的材料搭配,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做法,您非常厉害。”袁州说这话的时候很是郑重。

“哈哈哈,哪有袁老板你说的这么夸张。”柳章谦虚道。

“袁老板你别打哑谜,这个肝生怎么做的?”乌海一脸好奇的看着两人,开口问道。

“你是没机会做成了。”袁州看乌海的表情就知道他想自己做,然后直接说道。

“这可不一定,就是生羊肝切丝,然后拌匀,我觉得很简单。”乌海道。

袁州直接没厉害乌海,而是转头看着柳章,开始回答他刚刚的问题。

“您洗羊肝的水,是玫瑰浸泡水,第一遍清洗的时候还加了捣碎的玫瑰汁液,第二遍去掉了羊肝上的薄膜,然后用的是纯玫瑰水清洗。”袁州道。

柳章笑看着袁州,示意他继续。

“清洗后就是切丝,切丝是为了更好的融合调料,您把辣椒和蓼子共同使用,然后去除了羊肝的腥膻味。”袁州说道最后的时候,脸上是很震惊的。

因为袁州清楚的知道,柳章所用的蓼子并不是系统记载的用这个草本身,这点古代饮膳正要的方法,系统判定为不合理。

而柳章竟然是用了它的花。

蓼子的花既带有一定的辛味,又有一定的苦涩,不过这个苦涩不同于其他的苦,单吃根本难以入口,但就是这独特的苦涩巧妙的中和了羊肝的腥膻。

这种比例拿捏,不知道是经过了多少实验才成功。

“哈哈,我就这么一道拿手菜,一下子就被袁老板你看穿了。”柳章哈哈一笑,然后道:“袁老板真是厉害。”

“谢谢您让我品尝。”袁州客气道。

“系统现在这道肝生成立了吗?”袁州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