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道宗师 >第一百零五章 参加婚礼

第一百零五章 参加婚礼

出了高铁站,这次还是没人来接,楼成做好伪装,打了俩小黑车,用鄙视蔑视智珠在握我是本地人的态度将价格从三十谈到了十五。

这无关金钱的问题,纯粹是不想被对方当傻*逼忽悠,要不是心情不错,他都想表演脚碎路面给司机看。

一路无话,楼成顺利到家,放下背包,约了个车,直奔秀山城市酒店。

今天是楼元伟结婚的日子!

原本他想着提前回来,旁观下婚礼的筹备,积累点经验,结果遇见临时的任务,耽搁了时间,只能参加正宴。

装饰豪华的城市酒店大门口,竖着楼元伟和他新娘唐小宁的巨幅照片,布置了气球鲜花等物,一派喜气洋洋的样子。

“脸还是那么圆……”楼成暗笑一声,从兜里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红包。

入门左侧,是签到收礼金的地方,楼元伟两口子站在那里,微笑迎接着宾客。

“你,你回来了啊……”作为亲戚,哪怕楼成戴着遮住半张脸的黑框眼镜和一顶棒球帽,楼元伟还是一眼认出了他,犹豫着没表现得太明显。

“必须的。”楼成轻笑一声,将红包递给了堂兄,环顾一圈道,“回头再说吧,客人还不少啊。”

他转头望向唐小宁,笑眯眯喊了声:

“嫂嫂好!”

唐小宁属于小家碧玉型,和婚礼的浓妆艳抹有点不搭,看起来略显奇怪,她和楼元伟是网恋,谈了好久,又在现实里处了一阵,才步入婚姻的殿堂。

听见楼成的招呼,她下意识含笑回应,等到对方进入宴会厅,才反应过来,睁大眼睛,靠近楼元伟,凑至耳旁,小声问道:“你弟弟?”

那位名声显赫的弟弟?

“嗯。”楼元伟嘴角上翘,得意点头。

他捏了下红包,发现薄得几乎感觉不出有东西,于是又疑惑又好奇地打开,看见里面只得一张纸,抽出一扫,竟是支票!

这时,他霍然想起了之前楼成在家族Q群开的玩笑:

“那我就闭上眼睛按零了,写多写少都是缘。”

还真是的啊……楼元伟一时又好笑又呆愣。

踏入宴会厅,楼成极目四眺,感应自生,瞬间便找到了老爸老妈,他们很有主人翁精神地在帮忙招呼些相熟宾客,比如那位已是所长的前前邻居赵子军。

他女儿和我哥都相过亲的啊,来喝喜酒不会尴尬吗……楼成腹诽一句,靠拢过去,低声喊道:“爸,妈,赵叔叔,黄阿姨。”

齐芳横了他一眼:“昨晚怎么不回来?非得赶急赶忙的!”

“人在外面,总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嘛。”赵子军搭腔帮衬道,并略显拘束地回应了楼成的招呼。

他最初接近楼志胜两口子,想的是他儿子和邢局长认识,关系不浅,而本身有潜质,有背景,将来前途光明。

谁知这才短短几年,他就不是前途光明所能形容,更不是秀山地级市的警察局局长可以比拟!

他的地位和身份已经不需要别人来衬托!

回想当初,真的就跟梦一样!

“是啊,我和蒋胖,蒋飞他们都好久没见了。”楼成跟着笑道。

寒暄了几句,赵子军告辞返座,走了几步,忽又转身,微笑说道:

“邢局也来了。”

“邢叔叔也来了?在哪?”楼成颇感诧异。

他和自家堂哥应该不认识啊!

“在前面。”赵子军打量了眼楼成的伪装,“我帮你叫下他?”

“不用了,我直接给他电话。”楼成扬了扬手机。

“行,那我们就等着婚礼开始了。”赵子军和黄群恋恋不舍般走回了座位。

楼成调出号码,一边拨打一边走向宴会厅外面,找了间僻静的休息室。

不过几分钟,他就听见了邢成武豪爽的笑声:

“刚回来?”

“对啊,把行李一放就过来了,没想到会遇见邢叔叔你。”楼成微笑上迎。

邢成武哈哈一笑道:

“我和你哥也算比较熟,他这两年跟着二子,把秀山上下的地皮都踩熟了,上面几位碍于身份,没有过来,但都送了礼金。”

啧,他这是混出头了啊,即使以后不跟着二子,有这样的人脉关系,在秀山一亩三分地只要不犯法,做什么不行?楼成又惊又喜,打趣了一句:

“有邢叔叔你这位警察局局长前来,足够了!”

邢成武月前接替退休的老局长,正式执掌了秀山警察系统。

“你这是在笑话你邢叔啊?”邢成武故意瞪起眼睛道,“我这局长,大半还是有人卖你的面子。”

“我可什么都没提过。”楼成摊手笑道,转而问道,“听说晶晶姐主动加练,得临近过年才回来?”

至于从哪里听说,当然是自家珂小珂同学。

“她有专精幻术类武功的外罡前辈指导,进步很快,再有一两年,说不定都能有非人级的实力,赶超我这当爸爸的了。”提到女儿的成长,邢成武容光焕发,口吻骄傲。

“虎父无犬女。”楼成开了句玩笑。

邢成武兴高采烈地谈了几句,突然叹了口气道:

“她现在什么都好,就还是不乐意接触男性,哎,我们做父母的也不求什么,想的是我们过世以后,孩子年纪大了,身边能有个伴,可以说个话,知冷知热,不会孤孤单单,满屋子只有自己,少年夫妻老来伴,就是这么个道理。”

“其实单身贵族也不错啊,更自在,更轻松……”楼成声音减低,毫无说服力,因为邢成武的目光分明在说,有女朋友准备结婚的人没资格讲这些话。

邢成武用熊掌般宽厚的手抹了下头发道:

“哎,你也不用安慰我,我和你阿姨想过了,晶晶讨厌男的就讨厌吧,我们也不强求,反正有个伴就行,女孩子我们也能接受……”

楼成一时竟无言以对,好半天才竖起拇指道:

“邢叔叔,你们真时髦!”

聊了一会儿,见婚礼在即,楼成和邢成武了宴会厅,各自入席。

因为担心被人记住自己的伪装,楼成干脆真面目示人,反正同一个餐桌的是外公外婆老爸老妈小姨表妹等人。

不过就算如此,他刚一坐下,就感受到了不少目光的投来,有激动的,有兴奋的,有好奇的,有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

“楼成哥哥,我算明白什么叫公众人物!”在读大学的齐云菲笑眯眯说道。

自从离开秀山,前往高汾,她的衣着打扮日见时尚,很有小清新的感觉,配上还算可爱俏美的长相,颇有不少追求者。

楼成正待答话,忽然看见一位大眼睛的妹子弯着腰弓着背,从婚礼平台另外一面“潜行”过来,激动又忐忑地拿出本子和签字笔道:

“楼成,楼成,能给我签个名吗?”

“好。”楼成随和地接过纸笔,刷刷书写了自己的名字,怎么龙飞凤舞就怎么来。

这个时候,他发现又有几位蠢蠢欲动,一边递回纸笔,一边开口对大眼睛妹子道:

“你对他们说不要一起过来,挨个挨个,间隔久一点,不能破坏了婚礼,对吧?”

“嗯嗯!”妹子用力点头,接着转身往回,压低嗓音但略显尖利地对同伴道,“他和我说话了!和我说话了!”

所以,你就忘记了我叮嘱的事情吗?楼成耳力出众,险些掩面。

一番热闹后,总算清净了下来,齐云菲笑吟吟看向他,从挎包里拿出厚厚的笔记本和一根签字笔道:

“楼成哥哥,她们不找你签名,我都差点忘记了!来,签吧,每页都要!”

“你要造反啊?”楼成好笑说道。

“楼成哥哥,菲菲姐是要当奸商!”还在读高中有着婴儿肥的陈筱晓戳穿了亲姐姐的目的。

感受到自家表哥、妈妈、外公、外婆等人的目光,齐云菲讪讪笑道:

“你们不知道,楼成哥哥亲笔签名超值钱!能卖这么多!”

她伸出五指比划了一下。

楼成哑然失笑,拿过纸笔,开始签名,边签边说道:

“我本来想着我也正式‘工作’了,该给还在读书的妹妹弟弟们压岁钱,既然你都能自己挣了,那你这一份就算了。”

齐云菲的笑容一下凝固,茫然问道:

“楼成哥哥,你打算给多少?”

“我做人一向不小气,是吧,晓晓?”楼成随口报了个数。

他外公齐家裕和外婆孔美珍听闻之后,同时开口:

“怎么能给这么多?”

“你的钱得省着点花!他们小丫头拿这么多钱也浪费!”

“也没多少啦。”楼成避重就轻地敷衍。

齐云菲嘴唇翕动了几下,哭丧着脸道:

“楼成哥哥,我不要签名了,我错了!”

“已经签了。”楼成微笑回答。

“这还算亲哥吗?”她悲愤欲绝。

楼成嘿嘿笑道:

“亲哥才这样。”

“我恨你!”齐云菲故作眼泪汪汪状。

嬉闹之中,婚礼正式开始,楼成拿出手机,时而拍照时而录制视频,发给自家媳妇看。

等到新娘父亲送女儿前行,主持人开始回忆过往,煽情不断,新娘已是忍不住流泪。

楼成嘴角抽搐了一下,忍不住在Q上对小仙女吐槽道:

“现在的婚礼,真是要强行感动,明明很欢乐的事情,总是弄得很感伤。”

“就是就是,特别尴尬!以后我们不要请主持了!”严喆珂“小鸡啄米般点头”。

“那怎么进行?”楼成“呆愣反问”。

“你和嘴王搭档啊~还能顺便说段相声~”女孩“捂嘴偷笑”。

“外罡强者的威严何在?”楼成“掩面叹息”。

婚礼流程往下进行,一切都很顺利,之后半个月,楼成除开去宁水住了几天,都在家里待着,陪伴爸妈,当然,少不了有些应酬,家乡的父母官能保持良好关系自然是不错的。